習慣著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繼續閲讀

讓我們的後代活得更好

對於此次不同的出行,身材瘦弱的兒子是否能夠承擔下來,我充滿了疑問和擔憂。姥姥、大姨更是不放心,長途電話一遍一遍,設計種種私下改善生活的 小技巧。沒有過如此經歷的我,也是言聽計從。於是從北京接回兒子後,軍訓的前5天,我和兒子就進行了採購。好百客、家樂福,留下我和兒子深深的足跡。我們 買了大號保溫水瓶、睡袋、4.5升戶外包、“Q”牛牛、礦泉水......大姨更誇張,把出國旅行的大號拖箱郵寄來,理由是這個拖箱足夠大,並且有四個大 軲轆,可以推著走。
將我們所以的富足設計改變的是學校的軍訓動員會。看到高校長軍訓錄象展示,我兒子由恐懼的臉色,轉為迎接挑戰、充滿期待的勇氣和自豪。回到家裏,他重新整理了所有的包,清出了所有的零食和礦泉水,清理了所有的自認為奢侈的物品。從媽媽的角度來講,我還在不停按我媽媽、姐姐的溺愛思想勸他,但是兒子白皙的小臉神色很凝重,正式對我說:“媽媽,你放心,軍隊有飯菜,肯定能吃飽,老師要求不讓帶的,我不能帶。”孩子改變了我,回想自己的成長經歷,的確也沒有嬌氣過,是的,孩子是必須放手,經受鍛煉的。如果家長把自己的擔心強加給孩子,會折斷孩子欲飛的翅膀。於是我們只打了一個小拉箱,整齊地裝上衣服、被褥。一個小包,裝上牙具和藥品。
第二天,天剛透亮,我就叫醒了兒子。習慣貪睡的兒子,立即睜開了眼睛,自己著手打理自己,我也不想往日,幫他做任何事,只是在旁邊做一個旁觀者,去判斷兒子能否經受此次的考驗。看到他獨立而自信的樣子,我也很自責,責備自己放手太少了,兒子的稚氣是因為媽媽不想讓他長大。到了哈師大校園,在家長和同學分離帶,兒子毫不依賴地拉箱背包走向了自己的隊伍。看到他小小的背影,對他的此次軍訓也充滿了期待,希望他能夠以此為分界點成長為一個青少年。實現他思想和行動上的斷奶。
清晨的空氣是那樣清新,送別的家長與孩子用童時的線連著,又是那樣的依依不捨。我也在反思,我和兒子的共同成長經歷,從弱小的生命捧 在我們手中的時候,我們就把他們當成了自己的生命,用溺愛把他們變成我們的附庸。用期待把他們變成實現我們的理想的載體。我們按照我們的思想和習慣塑造著 一切,影響著孩子。但是我們是否反思過,我們的思想導向是否有偏差,我們的理想是否真的那樣神聖。無限放大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那樣的卑微,無論多高 的地位,無論多麼強大的經濟實力,在宏觀中都只是滄海一粟。能夠在史冊上留下符號的沒有幾個,大多數都用自己的力量全力改變自己能夠改變的對象,彙集成合 力推動社會的進步,讓我們的後代活得更好。看到兒子的成長,我自己感受到了深深的愧疚,自己沒有一天去研究成長科學,在他的成長道路上給他睿智的啟迪,只 是做了人云亦云的事情。只是做了別的家長做的,我們也做了,去泯滅心中的遺憾。家長是孩子最好的老師,而我們這個老師真的勝任嗎?我們這個老師是否也向孩 子一樣在這方面不斷成長,跟上、超過、引導孩子的成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