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卻還是灰濛濛的

我們見面不太會聊書,比如這一次就聊了各自對於下半年的計畫,她說她最近在花橋看了房子,已經在存錢準備買房。“但還要上心理諮詢師的課,三天就要花去兩千,存錢真是不容易。”我們算是看著彼此從普通的上班族往作家的身份變身,即便可能有些人並不認同我們是“作家”,但存款的某部分來自於版稅這件事是版板上釘的。其實人生很多時候真的很講究機遇和運氣,這一點我們都非常認可。末了她問我:“還沒有打算定下來嗎?我看你還是到處在走。”
我以前覺得自己會在上海安定下來,但最近卻不這麼想了。我出國旅行告訴我國外的朋友們,上海是我最喜歡的城市,讓他們有機會一定要來玩。他們會問我,上海有什麼好玩的?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答“東方明珠”、“高樓大廈”?這些紐約巴黎倫敦或是迪拜也都有。唯一我喜歡的景點大概就是外灘了,但外灘也不算是屬於中國的東西,傳統的中國建築印記在這座城市裏已經很難找到。我好像不像以前那麼愛這座城市了,特別是從馬德里飛回上海那天,我從浦東機場打的回家,明明下過雨,城市卻還是灰濛濛的,空氣中依舊彌漫著化學試劑的刺鼻味道。我第一次,覺得這些高樓大廈並不那麼美麗mask house 好唔好

我說我下半年想要搬去伊斯坦布爾,大概會在那邊住上個半年。她問我為什麼要去,我回答在上海四年,已經失去探索這個城市的動力了。“我想搬去其他的城市,看看自己會不會想念上海,如果不會大概就不會再回來了,回來了大概也會想搬到別的城市去,靠海的城市,住在海邊一直是我想做的事,現在的工作狀態也沒有什麼非留在上海不可的理由;但如果因為想念上海而回來,以後就會安心待在上海,也許就會開始考慮安定下來的事吧。”meiya說我們之所以喜歡別處,是因為別處提供了一個我們逃避柴米油鹽和朝九晚五的可能性,“人都是這樣,活得不耐煩,卻又不想死mask house 好唔好。” 
我之所以想去伊斯坦布爾生活半年,除了想要逃避現今生活的迴圈以外,還與未來的打算有關。我曾考慮過要搬去國外去,但上一次的歐洲之行卻又讓我清晰意識到在國外生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語言和文化差異外,物質成本高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我的朋友,在巴黎都找到當地的正式工作了,每個月賺得也不算少,卻還是住在十平米的小閣樓裏;我在巴黎的時候常常會問自己“如果放棄上海的一切來這裏過這樣的生活到底值得不值得”。還有在巴黎遇到的兩個小妹妹,都在巴黎上學,但說起對未來的計畫,都想要回國,“挺難的,一半以上的中國人除了做代購都沒什麼正經工作,但總不能做一輩子代購吧;而且現在其實奢侈品差價也越來越小了。”上海過幾年又要開自貿區,無疑對代購是近乎致命的打擊
mask house 面膜 好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