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過一片落葉那樣

 南潯並不難尋。不過,比起周莊等地,南潯要安靜許多。我是第二次到南潯。第一次好像是零三年。十多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於南潯,不過是短短一瞬。十多年,我的頭上平添了如許白髮,女兒從小學生已經走到了大學畢業,而南潯,好像不過是刮過一陣風,曆過一片落葉那樣,沒有絲毫的改變。
  不像周莊,過去的一個沈萬三,就讓今天的周莊,充滿了濃濃的商業味兒。南潯曾經擁有的富豪,比周莊多。最盛的時候,南潯幾大富戶的收入,相當於清政府一年的稅收。南潯人間對家產百萬以上的人諭之為象,五十萬到壹佰萬之間的稱之為牛,不足五十萬的叫小金狗。南潯有四象八牛,七十二只小金狗之稱。一個古老的小鎮,可謂是藏龍臥虎。開始看到四象八牛的稱呼,我以為走進了《紅樓夢》。路祭秦可卿的四王爺八公卿等,給我就是這樣的印象。及至後來看到了專門解釋,才明白四象八牛的含義。
  小橋流水人家,是江南古鎮共同的特色,南潯則不然。隱藏在一個個看似簡單門樓後面的,是中西結合的深宅大院,每一院子的設計建設,都極盡當時的豪奢。早在宋朝就有的南潯,在明代有過一次大大的輝煌。今天在鎮子東端的百間樓,便是明代建築的保留。據說隱居的明代禮部尚書董份定居在南潯,他的孫子與南潯白華樓主,嘉靖年間的進士茅坤的孫女結親,快要迎娶新娘時,茅坤家嫌董尚書家房子不夠寬敞,就讓媒人傳話:女方有一百個陪嫁的婢女,新郎家得準備住處。老尚書豪氣勃發,立馬造了一百間房子,號稱百間樓,安住新娘家的婢女。有錢人的遊戲就是這樣!
  當然,這是歷史,他們都沒有四象八牛的名頭。這樣的稱呼屬於後來,清末的上海開埠以後。當時大上海一共有九十一家絲行,百分之七十的經營者是南潯人。這樣的壟斷,不產生眾多的大富豪才怪。但是他們不坑蒙拐騙,而是有真正的品質保證。參加國際巴拿馬競賽,他們連人都沒有去,只是寄去了生絲料,金牌便寄到了南潯。這一份自信,對自家東西品質的自信,不得不令人嘆服。
  徜徉在百間樓之間,漫步在小河的兩岸,我既沉迷在美麗的景色之中,又免不了陷入深深的沉思。百間樓早過了百年,人生活過百年的能有幾人?再多的富貴再多的財產,終究不過是過客的享受。我停在路邊,詢問工作人員,百間樓裏居住的普通民眾中,還有沒有過去的主人?有兩位工作人員回答我。他們回答時的神情有點像是看外星人。“怎麼會有呢?這麼多年過去了。”窮不過五代,富不過三代的老話再一次印證。
  南潯的特產有姑嫂糕、潯蹄、桔紅糕等,好像沒有朱家角的豐盛。潯蹄,與萬山蹄、狀元蹄一樣,都是整只的豬蹄胖紅燒,看上去油滋滋的,煞是誘人。在那裏現吃是挺好的,買回來後就沒有了好味道,也沒有了好感覺。以前這樣的蠢事我不止一次地幹,現在不幹了。可是不幹歸不幹,想法依然有。姑嫂糕還有故事,講述的是姑嫂親如姐妹的傳說。過去的姑子精比較難玩,所以有一個好小姑不容易。“小姑賢”戲,就是為姑子精正名的一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