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等到白髮蒼蒼

莫嘉筠看見蔡昊哲平安的歸來,就高興的跑進隊伍裏,抱著蔡昊哲,蔡昊哲舉著手中的獵物,莫嘉筠微笑的看著蔡昊哲。晚上,一家人坐在篝火旁吃著燒烤的獵物,溫暖的火光照耀著一家人幸福的笑臉。在那個時代,男人為了守護好家庭就必須勇敢的面對危險的獵物,而女人每天都會很憂心的等待丈夫歸來,可是最終有一天,蔡昊哲再也沒有回來,被牛角穿透身體的時候,蔡昊哲想著晚上一家人在篝火旁吃燒烤的場景,所有的記憶都模糊在淚水中,莫嘉筠每天還是坐在村口等著蔡昊哲回來,一直等到白髮蒼蒼。
後來,人類進入了男耕女織的封建社會,女人再也不用擔心男人因打獵而喪生,“兩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就是那時溫馨生活的寫照,男人用辛勤的耕作來守護著家庭,“男”字就是“田”和“力”組成的,象徵著田裏的勞動力。好景不長,邊疆戰火再起,蔡昊哲被徵召入伍,莫嘉筠含淚送走了蔡昊哲。蔡昊哲經常給莫嘉筠寫信,而且會把當兵掙的錢全部寄回家裏,蔡昊哲期待著戰爭快點結束,這樣就可以回家和莫嘉筠團聚了,可是戰爭一打就是幾十年,莫嘉筠也為此等待了幾十年,蔡昊哲回家時,彼此已是滿頭白髮。
到了現代社會,蔡昊哲成為一家企業的總工程師,有著充足的收入,因此莫嘉筠不用工作,只負責照顧家庭。莫嘉筠喜歡把蔡昊哲比喻成一棵大樹,一棵可以放心依靠的大樹,一棵守護著莫嘉筠的大樹,一棵可以給莫嘉筠安全感的大樹,依靠在這棵大樹下,莫嘉筠什麼也不用擔心了。每天下班,蔡昊哲就急著回家和莫嘉筠團聚,莫嘉筠做好了晚飯等待著蔡昊哲回來,然後一家人幸福的吃著晚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